© BABEL|Powered by LOFTER
墙头杂乱

啊啊啊啊老大洗白什么的好好笑【想着那老曹能洗白???
三哥真是帅啊……一个眼神就能觉得他帅【没救了
快做快做!!!把三哥冰凉的手塞进裤子里!!!【大坏坏】

三杯两盏:

现代架空,黑道paro。


《参商》



贾诩是被郭嘉咳嗽的声音吵醒的,或者说,是被吓醒的。毕竟这位每次犯病,都仿佛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凑一盘夫妻肺片。可当下他硬件条件略有些堪忧,两根肋骨中间嵌的枪子儿刚挑出来不到四十八小时,昨天下午还有点伤口发炎导致的低烧,这会儿烧倒是退了,然而一睁眼身边又多了位资深病号。


他在被子里动了动,身处的这座西南小镇刚下过一场雨,小旅馆的窗户是

肉渣慎,苏心太多慎,文笔是没有的。

他们紧搂在一起,互相亲吻互相摸索,同样炽热的部位也紧密地贴着,蹭着,过重的换气声宣告着秘不可闻的快感的累积。阳光透过窗纸透射进来,看清床铺上痕迹斑驳,衣物和被褥都卷在一团,分不清竹叶青和红马卦。

鸡也鸣了有半个时辰,两人还交缠在一起不愿分开。

都是郭嘉起的头。郭嘉睡得轻,屋内还一片昏暗时就睁开了眼,旁边贾诩睡得很实,平日里打理利索的头发都散乱着,那串白珠却缠绕在郭嘉手腕上。郭嘉是很坏的,他在床单下伸手去摸了摸师兄的命根子。硬着,郭嘉很开心,因为他也硬的不舒服。

于是他遵循昨夜的步骤,开始在痕迹上面覆盖痕迹,咬过的红肿的地方就舔一舔略过。这一遍下来数一...

【只是一个三哥苏而已】


我被锻造出来那一天,工匠评说我是品质和工艺都次一级的短刀,我也就听着了。


和众多相似的兄弟姐妹一起被摆在贩卖的架子上,更显得其貌不扬。由于不被人看好,久而久之就见惯了旧去新来,偶尔一午觉睡醒,就能听到关于未来稚嫩的探讨。有的满怀憧憬,期待被等阶高的军士带走,实现刀剑最朴实的愿望;有的不想见血腥,希望被贵族公子带走当做装饰品,品味上等人家的生活境界;有的担忧自己不够结实,沦落到不珍惜自己的人手里一经磨损便被抛弃;有的跟之前某些刀相反,担忧自己被束之高阁不见天日江山易主也不复知晓。


每把刀的愿望都矛矛盾盾千奇百怪听得我好不热闹,眼见着这帮小孩牙子要吵起来打...

- 查看更多 -